莫用分别心看待修行

摘要: 山里隐修而证道升仙之人很多,他们默默隐居山林密处修行,一不留姓名于世,二不留著作。历史上找不到他们的名字,任何典籍中都找不到他们的传承门派和所修的法门

01-27 10:22 龙在天 首页 东翁堂


有些道友认为只有皈依正一天师派或全真龙门派才是道家正统,而视其他门派皆为邪教,甚至一些宫观的道士也这么认为。事实上不然,道家的历史源远流长,在道教未形成之时就已经存在很久了。无论是上古时期,还是先秦时期,东汉时期,三国时期等等,几乎历史上的各个时期,道家都涌现出许许多多高明的修真之士,开创出不同的道家修真派别。某些修真门派和当时的统治阶级结合后,建立了宗教教团,走上了宗教发展的路线。如东汉时期张陵所创的正一派,是五斗米道的延衍,其子孙世袭“天师”之位,历代朝廷都要封赠。还有宋末元初时期,王重阳的弟子丘处机所创的龙门派,为成吉思汗所青睐,并封为国教,千年来一直享受香火。即使是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道教也依然是以这两派为尊崇,在道协中共同管理道教事务。但更多的道家门派只有师承关系,没有形成教团组织关系,也没有公开弘法,而是一代又一代的在民间继续默默的修行着。


我一直认为道教和道家这两个概念,既有联系,也还是有所区别的,而且区别很大。决不可混为一谈。从历史形成的时期来说,道家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创立了,甚至也许更早。而道教则形成于东汉未年。所以单纯的只尊道教,却对历史更久远的道家视而不见,这是不应该的。

历史上记载,黄帝当年和蚩尤打仗时,求助于九天玄女,玄女乃西昆仑王母的徒弟,后来又求道于广成子,广成子乃是元始天尊座下的弟子。元始天尊乃道家三清尊神之一。后面又有尹喜、亢桑子等人求道于老子李耳,淳于叔通求道于同郡的魏伯阳。这些都是道家出类拔萃的的高明人物,当然,除了他们,还有比如赤松子、彭祖、容成公、魏夫人、葛玄、陶弘景、左慈等等这样大家都耳熟能详的道家仙真。

这些仙人的师承来历大多不详。比如大家所熟知的万古丹经之王的魏伯阳,他的师父究竟是谁?他是不是超级天才儿童,自己悟成了大道,历史上好像没有交代很清楚。只是在古书上有记载,说他“游于长白之山,而遇真人告以铅汞之理龙虎之机焉,遂著书十有八章,言大道也”。这段话语焉不详,就说他在游山玩水的时候,遇到有真人教他丹法,这位真人具体是谁?师承何门?达到了什么样的果位,有什么样的神通,我们一无所知。只知道这位真人惊鸿一现,随意就点化出了魏伯阳这样一位大丹道家出来了。元代著名内丹家,也是全真嫡传的陈致虚在《仙传》中有认为这位真人就是阴长生。


又比如汉初的张良在桥上遇到黄石公传道于他。黄石公究竟是何来历,历史上也没有详细记载,只知道是一位神秘的道家高士。既不是全真,也不是正一。张良虽然从他那里得传大道兵书,但人家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扔给他的,而是不嫌麻烦的考验了他三次,认为合格后,方传他道书的。否则,这些隐姓埋名的奇人异士的绝学,就那么容易得到的?这可不是随随便便遇到一个异人,就可以传你丹书大道的。你自己得是那块料才行,或者根器不凡,或者天资聪颖,或者像张良这样,懂得尊敬老人,对黄石公故作无礼的行径不但不生气,反而还恭恭敬敬弯腰把老人的鞋子拾起来。并不因为对方只是个普通老者就心存鄙视。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入道之前先注重德行修养的重要性。因为这些真师都是因你的德行感召而来,不然你就是贵为天子,拥有四海,也入不了他们的法眼。万两黄金不卖道,十字街头送有缘嘛。纵然你再如何权势滔天,但如果德行不够,也不会无端的得到人家的青睐。有很多人就是因为平时在生活中不注重德行的点滴培养,而只是一味的天天在家里烧香磕头念经祈求上天派一位明师下来,心不可谓不诚也,但真师来了又如何?生活当中区区的一点点考验你能通过吗?你有人家张良这样的德行吗?就是因为德行不够,心里虚假,自慢的东西很多,求道没有诚心,信根不深,所以很多人轻易放过了眼前的真人。过去的人求道,那都是用跪的,而且一跪就是几天几夜,看看现在的人有这样的诚心吗?只恨不得在家诵诵经,上天就派一位真人下来指点他。

道家讲究修行成仙,道家的高人都喜欢隐遁。元代林下洞阳真人刘道明曾经说:“夫养生之人,多隐其名字,藏其时日,恨山不深,林不密,唯恐闲名落人耳中。是山证道升真者,何可胜计,去古颇远,劫火屡更,多失其名。”这段话说得非常明白,山里这种隐修而证道升仙之人很多,他们默默隐居山林密处修行,一不留姓名于世,二不留著作。历史上找不到他们的名字,任何典籍中都找不到他们的传承门派和所修的法门。如果要站在宗教的立场,手里捧着一本《道藏》,要把这些无名无姓的山野修仙之人讥讽奚落一番,是很容易的。他们也不会计较,顶多淡然一笑。百年以后,大家各凭修为来说话。何必在此处饶费口舌呢?穿着道袍的道士不一定就代表道,穿着僧服的和尚也不一定就代表佛。你背的典籍多,会讲经说法也不代表你得道了。道不轻言,以默而修,以隐而为。又何必在乎,执着于这些名相上的东西呢?


大家看“仙”字怎么写的:人依着山,为之仙也。天天在山里,砍柴、担水、采药、下棋、看书、品茗、吐纳、炼气,和道友谈玄论道,这种日子多么清净惬意无为啊!道家很少讲普度众生,更看重的是机缘,随缘点化。不遇有缘不开口。一旦点化了某人,此人下山后就牛逼哄哄了,或者入世辅佐帝王,安邦定国,建立不世功勋,成就一番伟业,然后飘然而去。或者出世开宗立派,授徒讲道,门下弟子或入朝为官,或修行羽化成仙。可即使如此,他还未必知道自己师父的本领究竟如何,甚至不一定知道自己师父的名字,更不用说师承来历等等。就好像孙悟空一样,本领通天,可以大闹天宫了,连玉皇大帝都不放在眼里,要抢他的位子坐。但他的师父菩提祖师还是依然默默无闻的修炼着。孙悟空直到成佛,也一直不知道菩提祖师的来历。即使是如来佛,玉帝,老君,也丝毫不提他的师承,可见菩提祖师是如何的深不可测了。历史上,不乏这样的案例。比如和吕洞宾亦师亦友的华山陈抟老祖,当年在四处寻师访道时,遇到孙君仿、獐皮居士这两位异人,对他有一番指点,并要他去武当山九室岩隐居,历史上没有这两位异人的来历,想必也是隐修的高人。甚至如果真要认真追溯源头,那么即使龙门派丘处机真人的祖师王玄甫的师承来历也是个谜。

龙门派的祖师丘处机乃王重阳的弟子,而王重阳乃是得自于钟吕二仙的传授。再往上追溯,钟离权乃是东汉时期之人,他和王玄甫学过长生真诀、金丹火侯及青龙剑法,王玄甫乃是汉代东海人。那么再往上追溯,王玄甫的师承又来自于哪里呢?据《金莲正宗记》载,王玄甫于“白云上真处”受青符玉篆、金科灵文、大丹秘诀、周天火候、青龙剑法。这个“白云上真处”到底是什么地方,他究竟是如何得了传承,是不是法本传承,这已经无法考究,也许是上古的某一位真人所传。而吕祖乃是钟离权的徒弟,据道书记载,钟离权以黄梁梦点化吕洞宾,并以十试来考察吕洞宾向道之心是否坚固,十试过后,尽授内丹妙诀。还有记载吕祖于庐山遇火龙真人传天遁剑法,后又遇苦竹真人传授日月交并之法。关于火龙真人和苦竹真人的来历,师承法脉,无论是史书还是道经都没有明确记载,估计也是不肯现世的神秘隐修者。也许因为这两位异人曾经指点过吕祖,所以暂时无人敢怀疑这两位的师承如何。隐修的修真高手太多,如我们刚刚说的元代内丹家陈致虚,虽然是全真嫡传,但他所修的内丹和全真其他前辈很大差异,普遍认为他所得丹诀多来自于他有一次无意中遇到一个“青城老人”,传以“先天一气坎月离日金丹之旨”。这位“青城老人”,也无名无姓,师承何门派也是个谜,和火龙,苦竹两位真人一样,都属于山里的异人。他们虽然不肯出山,但他们教的一两个弟子却可以成为开宗立派的宗师。虽然钟吕二仙没有开创门派,但他们的弟子王重阳却收了一个丘处机,开创了龙门派,闻名天下,以至于后人大多只认龙门派为正宗,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他们的祖师前辈对于山中隐修的异人恭恭敬敬,这才得了人家的一点点传授,得以开宗立派。而他们的后辈弟子,不肖徒孙却一个个妄自尊大,自以为道教正统,反倒瞧不起这些在山里民间默默隐修的流派,甚至还反过来骂他们文化层次低,没有起码的宗教信仰,不懂宗教知识等等。这岂不是忘本吗?宗教还未形成之前,他们就已经开始修行了。严格的说,没有他们,也就没有后来的宗教。宗教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个晚辈而已。(我补充两句:如果单纯的从宗教的角度去看待他们的修行方式,是非常可笑的。因为宗教的种种修行方式,甚至都是从他们那里衍生出来的。可以说,他们才是真正的源头。但很可惜,现在宗教里面能保持完善的修仙法门已经不多了,大多数已经缺失,现在很少有道士懂得炼丹、符咒、踏罡、降魔等等了,多数道观里面唯一的功课就是诵经,还有吹拉弹唱。有的道观可能还保留道家武术、内功的传承,但大多数道士如今也不懂道家的功夫了。)

现在道教全真,无不以钟吕二仙为祖师。可是,钟吕二仙的祖师又在哪里呢?这已经是无法追溯考证了。因为历史太久远了。就好像每个人的家谱上,有记载的也就那么几代,父亲、祖父、曾祖父……,再往上追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。可你不能说,你只知道父亲和祖父,你就只认他们,再往上的祖宗你就不认了吧?


现在世面所流行的内丹术,大多数是钟吕二仙所传,在道教中已经成为最重要的修炼方法。宋元以来的道教诸派,无一不以内丹修炼为旨归。因此,钟吕传道在道教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可是,难道在钟吕二仙之前,就没有丹道了吗?不但有,而且还有很多。如文始派、三丰派、先天派、伍柳派等等。

以前我曾听家师言,历史上,各门派道法传承不一样,其修炼的丹法走的路线不一样。就包括“元神”这个概念,都不是很统一的。只不过现代基本上已经规定了钟吕派的定义为标准了。其实,各门各派修的元神都不一样的。有的门派的元神是以这种方法凝聚的,有的是以那种方法,都不一样。家师虽传承上古元始教门的丹法,但也传承了好几种修元神不同的法门,有的元神乃三魂七魄凝聚而成,这一派的理论是练精不练魂,神仙做不成。有的元神是要结合本派道法和内修,祖师加持才能凝聚而成,总之,不像现代人在练气功时在肚子里面捣鼓出一团气,气化成元婴,就以为自己练出了元神。这种“气婴”对于真正的修元神之道是没多少用的。一旦人死了,这团气也化为虚无,去不了道山,不能帮人证道。有的门派传承下来的丹法出元神很麻烦,必须要打坐入静半晌方可出神。有的则可以一个念头,元神就出去了,无需打坐入静。有的门派的元神,出去后还可以分化好几个,几十个不等,分化后的元神还可以在外收徒。或者在某地为一方土地神。有的门派的元神只能从某个特定的穴窍出去,比如泥丸宫,回来的时候也是如此,有的元神出去的时候动静很大,但回来的时候却又悄无声息,出有入无。有的元神一跳出去,就完全到了另外一方世界,看我们这个物质世界犹如雾里看花。而有的元神出来,还可以在我们这个世界游走,甚至可以做功,功夫高了甚至可以移山倒海。

如果真正有机会深入民间了解各路隐修的异人,可能真会发现中华大地依然有许多门派的古老丹法传承并没有断绝,依然隐在民间,在默默的传承着,只是不为人所知。


我想,目前在世面上流传最广的钟吕派丹法,应该是在某种丹法上加以改编创新,就形成了目前的内丹术。而后人再将丹法继续改良传承了下来。比如我说知道的龙门派就有好几种丹法,虽然走的路子大致差不多,但一些细微之处还是不一样。其实大家去看看张苏辰所传的丹法和千峰老人的丹法,虽然都是龙门派,也有区别。王力平也是龙门派的,他的丹法又不一样。

另外,隐传的法脉,他们所传的丹法就知者稀少,他们的丹法和现在世面流行的丹法肯定大不一样,也许有不少是上古丹法。事实上,很多上古的法脉一直在民间隐秘的传承,而且传人稀少,有的是法本传承,有的是隔代传承,有的隐修门派是一两百年才开一次山门,下山收徒。这些隐秘的法脉由于种种原因,没有并入宗教,法脉的传承者也常年隐姓埋名,不为人所知。比如本人的一位师爷,就在乡下务农,即使是邻居也不知他的真实身份。有兴趣的道友,可查一查道藏,也可以查到一些门派的创立时间和背景等等。其实,还有很多隐秘传承的门派,即使是在道藏中也无法查到。这里只是举个例子而已,并非针对任何门派,相反,任何修炼的道家正派,只要是导人向善,而且以练气为本,都是值得尊重和肯定的。只是吾辈修道之人,应该眼界开阔,心胸宽广,不要认为纳入了现行宗教体系的就是正道正统,没有纳入宗教体系的隐修法脉就是邪教。否则,万一钟离权的师父王玄甫还有其他道法支脉的传人在民间修行,哪天他也想出山弘扬他的道法,但人家不是龙门派,也没归属于其他宗教,在道协没有备案,还没有来得及披上这身宗教外衣,你也把他当成邪教邪法不成?

我这些年,我深知,有些人是无法说服的,他们就好像倒扣在桌子上的杯子,再多的法水流淌过去,也只能润润其杯口的边缘。只能等他们哪一天真正福至心灵了,自己想通了,把杯子自己翻转过来。所以说,真正的救赎,还得靠自己。别人只能给你创造机会,如果自己不把握好机会,即使天天诵经念佛,最后菩萨从眼前走过自己也不知道。基于此,很多时候我都没有争辩的兴趣,明知人家强词夺理,我也懒得回复。只希望他们有一天能真正明白,那比我苦口婆心要强得多。


我衷心的希望,凡是真正有志于修行的同道们,要擦亮自己的双眼,端正好自己的心态。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修行呢?是宗教式的修行生活呢?还是真正的实修实证呢?在宗教史上可能无名无分的教门,却是真正的实修门派中的一朵奇葩。也许皈依了某个宗教团体,成为某某派多少代的传人,在别人面前,你为这个身份很自豪,穿着这身道袍或僧衣,多少有些自得。但多少年过去后,也许你发现自己依然如故,虽然著书无数,也会讲经,讲得头头是道,天花乱坠,但你心里明白,经文是经文,你还是你。虽然每天也打坐,但心里清楚自己每天打坐从来就无法入静。虽然每天也做早晚课,但你明白那就和读书那会做自习没啥区别。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,天天磕头,念经,敲木鱼,拨念珠,可习气、烦恼丝毫未除,性格、心态依旧,没有任何改变。自己心里也清楚,这不是真正的修行。这只是另外一种生活罢了。也许你默认了这种生活,反正每天活在光环当中,谁知道你有没有真正的修为呢?也许你不甘这种生活,希望去寻找一个真正的明师。这个明师在哪里呢?也许他就像慧能大师,一字不识。也许他就像《天龙八部》里面的扫地僧,默默无名,也许他就像济公和尚一样,疯疯癫癫,大吃狗肉。也许他就像《画皮》当中那个百般羞辱秀才妻子的邋遢疯子,也许他就像《绿野仙踪》里面那位不近人情,当街命令冷于冰吞下那个腐烂发臭癞蛤蟆的乞丐。这种人,或许没有文化,或许没有地位,没有身份,但他们却是真正的修道之人。你肯不计名份的,无怨无悔的跟他们走吗?你不怕人家说他们是骗子吗?你不怕从此失去其他信众对你的敬仰吗?

所以说,修行,真不是一般人所能为之事。这辈子能走对路的人太少了。尤其是还有不少已经走错了路而不自知的人,也许有的人几十年后又幡然悔悟,但更多的人就这样一直执迷不悟的走到生命的尽头,何其悲哀。

修行,就是修行而已,不要搞那么复杂。再说简单点,任何修行落到最后,就是两字“修心”。任何方式,任何法门,打坐,诵经,持咒,画符,踏斗等等,都只是在辅助自己修心而已。佛陀那会没有佛教,就是以僧团的方式集体修行。广成子、赤松子、老子、彭祖、容成公等人那会也没有道教,他们也就是以道门的方式在修行而已。在宗教没有产生之前,修行就早就已经开始了,那个时期的修行,很多法门都非常真实,而且直指大道本源。不像现代人所修的功法,加入了太多的宗教元素和一些封建迷信的内容,早就被改得面目全非了。而现代人偏偏还执迷不悟,却以为要修行,必须要皈依入宗教,披上宗教外衣。并且固执的认为,凡是入了宗教体系的,有宗教信仰的才算是修行。这是对修行最大的误解。

事实上,真正的修行和宗教无关。否则地狱门前就不会僧道多了。如果你想真正修行,那么首先要做的,就是去寻找一位真正懂修行之人。这个人也许在混宗教,也许是混社会。也许是个和尚,也可能是个农民,甚至可能是个乞丐。所以希望凡是来真心求道的人,眼光不要那么肤浅,心胸也要宽广一些。尤其是对民间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修行人以及他们所修持的法门,不要动不动就以宗教的有色眼镜去看待,因为那很可能让你错过一个真正的高人和高明的法门。就好像福布斯榜上有名的富豪虽然很多,但基本上明眼人心里都有数,真正的大富豪,却是那些榜上无名的隐形富豪。如果你硬要拿着福布斯的排行去衡量人家,肯定是要错过许多真正的顶级富豪。修行界也依然是如此,真正隐得深的人,很可能才是真正的修行高人。以前我曾和一位活佛聊过,他说在印度和川藏地区修行时,曾去一些岩洞里面探访常年闭关的瑜伽士,说他们修行的法门之古老,连法王都从来没听过。而且他们的修为深不可测,只是从来不肯出世而已。所以啊,现代有些人,自诩为修行人,却不积口德,动辄就喜欢去评论人家的修行门派,那除了显示出自己的肤浅和无知,也很可能在为自己种下祸根。这一点对修行之人来说,尤为重要。不要随意轻慢质疑别人,不可轻易看低身边每一个修行之人。修行有成之人并非个个都是端坐庙堂,宝相庄严的高僧大德,贩夫走卒之间也有修成大道的。以世俗的眼光或宗教的有色眼镜去看修行之人,往往你会因为这种分别心而错过真正的高人。



首页 - 东翁堂 的更多文章: